怎么的,现在连繁衍后代都不行了?

他在部落里有族长阿父撑腰,一向横行惯了,还从来没人让他认错!

神女再神,不过也是个雌性,竟然还对雄性大声呵斥,让人知道了不笑话死他啊!

阿扑越想越气,满心的不忿,就是不肯认错,理直气壮道:

“神女,我们平原上的雄性看到喜欢的雌性就是要抢,这、这也算犯错吗?

所有雄性都会这样,我阿母就是我阿父抢来的!你问问阿嫩,她的阿母是不是也是抢的?”

“啪”

话音未落,启抬手就是一个耳光,将阿扑狠狠打倒在地上。

阿扑惨叫一声,捂着脸爬起来,一脸惊恐的看着启,鼻血滴滴答答的掉了下来。

“啊!流血、流血了......”

他擦了擦鼻子,抬手就看到满手的鲜血,顿时杀猪似的嚎叫起来。

叶清心微微蹙眉,嗔道,“启,小心手疼!”

启甩了甩手,“好久没打人了,还真有点。”

看着阿扑捂着红肿的脸哀嚎,阿嫩又惊又喜,心里一阵解气。

阿扑一直缠着她,躲都躲不开,每次都想强行把她拖回屋子......

阿蛋去救她,还被阿扑叫来了人狠狠的打了一顿,把阿蛋打的鼻青脸肿的,她心疼的要命,除了哭也没别的办法。

不止阿嫩,部落里稍微长得好看点儿的雌性,都被阿扑欺负过!

有的小姐妹被欺负了以后,肚子大了,她的雄性嫌弃她肚子里不是自己的后代,就又找了新的雌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