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晚没事去警局做什么?

“嗯,我想去警局看陈柔,末末的事情,该要告诉陈柔了。”

末末是陈柔的孩子,现在末末死了,时晚觉得自己应该将末末的死,告诉陈柔一声。

奥斯汀倒是没反对,他拉着时晚的手,带着时晚去警局。

时晚到了警局后,便让人安排自己跟陈柔见面。

时晚很长时间没见陈柔。

将陈柔扔到监狱后,时晚便没打算见陈柔。

只是没想到,现在却还是要过来见陈柔。

时晚面无表情看着被狱警带过来的陈柔,她看向陈柔,神情冷漠说道:“陈柔,这么长时间,你应该反省不少吧?”

“你过来,就是为了问我有没有反省。”

陈柔看向时晚,对时晚冷漠笑了笑。

时晚看着陈柔脸上带着的讥诮嘲讽。

她说道:“看你的样子,还是没有反省,你还是恨我,恨不得我死吧。”

“你说的没错,我还是恨你,恨不得你死,要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落到现在这个地步,我恨你也有错吗?时晚。”

陈柔眼睛泛着一圈红色,她望着时晚,朝着时晚厉声呵斥。

看着情绪激动的陈柔,时晚倒是没生气,只是冷脸提醒。

“我知道你恨我,同样的,我也不喜欢你。”

“陈柔,我今天过来,并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,而是将这个带给你。”

时晚说完,将一旁的骨灰放在陈柔面前。

陈柔皱了皱鼻子,看了时晚一眼,又看了看被放在桌上的骨灰,目光沉凝说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看起来,怎么像是骨灰盒。

“骨灰盒。”

时晚看着陈柔,对陈柔淡淡说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