墓园,又竖起了一座新的墓碑,傅司晨站在宋玉致的身后,为她撑着伞。

乔易之死了,再被傅司晨送回岸边时,跳海自杀了,宋玉致将他安葬在墓园里,看着墓碑上乔易之的照片,心中有些感慨。

傅司晨揽住她的肩膀,“不要为了别的男人难过。”

宋玉致没有说话,她永远记得在医院里,乔易之走进来握住她的手,告诉她,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她对他的亏欠永远都无法偿还了。

宋玉致又去看了奶奶,奶奶身边的那块墓碑已经不见了,她看了一眼傅司晨,“我的碑呢?”

“你又没死,要墓碑干什么,不吉利。”傅司晨从身后抱住她,“而且以后你要和我合葬的。”

“谁要和你合葬。”宋玉致偏过头。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傅司晨将宋玉致转过来,深情的看着她,“我知道你的心里也许还没有很多东西没有放下,给我时间,我会倾尽所有去爱你。”

宋玉致的眼睛里倒映着傅司晨的脸,心底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碎裂,“哪有人在墓地求婚的。”

“当着奶奶的面,她也放心将你交给我。”傅司晨将她抱进怀里,吻了吻她的发丝,“答应我,把余生的时间都交给我,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。”宋玉致埋在他怀里,闷闷的说。

傅司晨勾起唇角轻笑,他能感觉到宋玉致对他的抗拒已经越来越少了,“我的傅太太,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好,反正这辈子是跑不了了。”

两个人从墓园出来后,回了一趟公寓,傅司晨早就已经买好了另一套房子,但是宋玉致却不想搬走了。

她喜欢提起从前时,傅司晨的无可奈何,傅司晨也宠着她,随着她,每天道歉一百遍也甘之如饴。

傍晚,宋玉致将洗好的衣服挂进衣柜里,这里面有她的,也有傅司晨的,放在一起感觉很奇妙,那种平淡又细水长流的温暖,她很喜欢。

浴缸里慢慢放满了水,宋玉致将自己浸在温热的水里,悠然的闭上了眼睛,浅浅的精油香味弥漫在浴室里,让她身体的每一处都放松了下来。

傅司晨进来就看见这幅画面,不知道是精油的味道太过浓烈,还是宋玉致太过诱人,进来的那一瞬,他忽然醉了。

轻轻关上了浴室门,傅司晨放轻了脚步,脱掉家居服走向了浴缸,水里模糊的身影,让傅司晨的呼吸变的沉重,他贪婪的视线在宋玉致的脸上流连,最后他迈了进去。

宋玉致被吓了一跳,刚睁开眼睛就落入了傅司晨的怀抱,他温柔的安抚她,“困了?”

“没…没有…”宋玉致有些紧张,她贴在傅司晨的怀里,心跳的很快。

宽敞的浴缸忽然变的拥挤,宋玉致有点想逃,却被傅司晨按在浴缸的边缘,“不许走。”

他的吻落了下来,没有了温柔的试探,全是满满的霸道,让宋玉致无从躲避,只能温顺的回应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